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飞机反潜 >

千吨潜艇被德军飞机俘虏——英国皇家海军空前耻辱

归档日期:06-10       文本归类:飞机反潜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几个世纪以来,征战东西半球的英国皇家海军一直颇为自傲地遵循一项老传统——逢敌必战。不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军的一位艇长却指挥着自己的潜艇向区区两架敌军水上飞机投降。这一事件令皇家海军蒙受空前绝后的奇耻大辱,而这艘潜艇的名字,也永久被列入了英国皇家海军的黑名单当中……

  被水上飞机俘获后,正在拖船的拖带下进入基尔港的海豹号,这是二战中英国皇家海军最为耻辱的时刻

  故事要从三十年代说起,海豹号隶属皇家海军逆戟鲸级布雷潜艇,建造于1938年。该舰水面排水量为1810吨,装备了6门21英寸鱼雷发射管、1门4英寸甲板炮以及50枚水雷。在2具柴油发动机的带动下,海豹号的最高水面航速可达17节。而在电动机的驱动下,其水下航速也可以达到8节。1939年5月29日,竣工的海豹号正式转入皇家海军旗下服役,它的首任舰长是鲁伯特·朗斯代尔少校。

  与其他逆戟鲸级潜艇一样,海豹号在二战爆发后同样投身于针对德国北海沿岸港口的布雷作战中。1940年4月29日,隶属皇家海军第六潜艇支队的海豹号,开始执行一项名为FD7行动的常规布雷任务。按照任务的要求,海豹号必须前往位于基尔港的北方、丹麦和瑞典大陆之间的卡特加特海峡实施布雷行动。

  海豹号此行的任务地点,位于丹麦半岛和瑞典本土之间的卡特加特海峡(红框标识处),这里是德国海军的后花园

  对于海豹号的船员们来说,FD7行动简直就是一个自杀任务:卡特加特海峡是德国海军常用的训练场,经常会有德军反潜舰在这里进行演习,再加上海峡内的水深非常浅,使得潜艇无法获得充足的垂直机动空间来躲避追击。第六潜艇支队的艇长们曾经多次向舰队司令部抗议这项极不合理的任务,但是军令如山倒,他们只好选择硬着头皮执行这项“自杀任务”。

  5月4日9点45分,抵达预定布雷区域的海豹号开始了水下布雷作业。通过潜望镜观察,艇长朗斯代尔少校发现有一队德军反潜舰正在不远处活动。德军反潜舰的出现,意味着海豹号在布雷过程中必须严格保持静默,以免引来杀身之祸,这大大地增加了其布雷工作的难度。经过紧张而又惊险的布雷作业后,海豹号在没有惊动德军的情况下,成功将艇上搭载的所有水雷投放至预定雷区。

  电脑模拟的海豹号受困画面,在近乎绝望的情况下,信仰虔诚的朗斯代尔少校带领着艇员们做了最后的祷告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在完成水雷布设工作后,正在水下潜航的海豹号阴差阳错地闯入了德军布设的反潜雷场。在这里,德军布设了大量定深为15-30米的水雷,其针对的目标正是在卡特加特海峡的浅水中活动的同盟国潜艇。下午18点整,随着一声巨响传来,海豹号的艇尾撞上了其中一颗水雷,大量的海水在顷刻间灌入艇内。尽管艇员们反应迅速,在爆炸发生的第一时间封闭了受损舱室的水密门。但是在艇尾严重进水的情况下,水柜所提供的浮力根本不足以让潜艇浮出水面!最终,海豹号以头上尾下的姿态,像一根竖起来的钢笔一样“插”在了海床的淤泥上。

  当严重受损的海豹号被困在海床上后,朗斯代尔少校施展出浑身解数,试图将严重受损的海豹号浮出水面,但是前三次上浮尝试均告失败。随着舱内氧气逐渐耗尽,潜艇内的情况变得越来越绝望。在5日凌晨1点30分,近乎绝望的海豹号艇员们开始了第四次上浮尝试。在向水柜吹入压缩空气之前,身为忠诚信徒的朗斯代尔少校带领着艇员们进行最后的祷告:

  “敬爱的天父,我们已经竭尽所能尝试摆脱眼前的困境,但我们失败了。但是我们相信全能的您能够引发凡人所无法企及的奇迹。拜托了,我们的主啊,让潜艇浮起来吧!”

  也许是上帝听到了朗斯代尔少校的虔诚祷告,海豹号奇迹般地挣脱了海底淤泥的枷锁,开始朝着水面上浮!一旦回到水面上之后,朗斯代尔少校立刻向中立国瑞典的海岸线驶去。他打算在瑞典海岸线附近凿沉严重受损的海豹号,然后带领幸存的艇员们向瑞典政府投降。不过,朗斯代尔少校的计划很快就破灭了:在最初的爆炸中,海豹号的船舵被彻底摧毁。而在下沉的过程中,其中一台柴油机的滑油系统又在艇尾撞击海床的时候受损,导致一侧柴油机无法正常工作。在单侧柴油机的驱动下,失去船舵的海豹号根本无法控制航向,只能够无助地在水里原地打转……刚刚从困境中逃脱的朗斯代尔艇长,再一次陷入到无边的绝望之中。

  第196甲板水上飞机大队第5中队Ar-196“6W+IN”号机,注意其垂尾上的俘获海豹号纪念标志,该大队的主要任务是为德国海军的军舰提供搭乘的舰载水上侦察机,但是在德军水面舰艇巡洋作战宣告消亡后转为岸基水上侦察机大队

  凌晨2点30分,德军第196甲板水上飞机大队第5中队出动两架Ar-196水上飞机在附近海域巡逻。借助稀疏的星光,德国飞行员发现了正在海面上原地打转的海豹号。由于瑞典海军的潜艇也会在卡特加特海峡中出没,为避免误击中立国的船只,德军飞行员在发动攻击前都要仔细识别潜艇的国籍。飞行员海因茨·波特谢下士决定带头识别目标,他操纵飞机向海豹号俯冲,并且用20毫米机炮在海豹号前方的海面上实施警告射击。海豹号立刻乖乖停了下来,波谢特下士一边操纵着飞机在潜艇头顶上盘旋,一边用手持式信号灯打出灯光信号“K”——国际通用的停船信号——并且开始用明语信号询问对方的身份。

  由纳粹当局发行的纪念明信片,描绘了两架Ar-196水上飞机“擒获”海豹号的情景

  在海豹号的指挥塔上,朗斯代尔少校决心将计就计,试图让海豹号冒充瑞典潜艇以瞒天过海。在朗斯代尔少校的命令下,海豹号的艇员们收起了防空机枪,然后朝着天上打出含糊的灯光信号,以迷惑德军飞行员。最初,英国人的小把戏的确让波谢特下士摸不着头脑。但是随着信号交流的深入,波谢特下士逐渐意识到对方的真实身份。他立刻摁开座机的无线电,召唤在高空待命的僚机6W+EN号:攻击敌舰!

  犹如捕食的秃鹫一般,两架飞机从高空俯冲而下,对着水面上一动不动的潜艇喷吐着致命的20毫米炮弹。顷刻之间,卡特加特海峡的这片海域映照得通明。这时候,海豹号既无法下潜、也无法正常航行,彻底沦为了德军飞行员的活靶子。一回合过后,德国战机呼啸着从潜艇上方掠起,爬升到高空后再调转机头俯冲而下,展开下一波致命的攻击。

  很快,海豹号左舷的水柜被德军飞机发射的20毫米炮弹打穿。随着海水不断涌入水柜,海豹号开始大幅度向左舷方向倾斜。朗斯代尔少校曾经打算直接凿沉潜艇,然后带领艇员们在海面上游泳,等待德军船只救援。但此时,海豹号的大部分艇员们依然饱受二氧化碳中毒症状的折磨。甭说是游泳,就连站起来战斗都是个问题!朗斯代尔少校无计可施,只好做出了整场二战中最让英国皇家海军蒙羞的事——在指挥塔上升起白旗,向头顶上的德军水上飞机投降!

  在纳粹当局的所拍摄的宣传片中,德国人煞有介事地在海豹号的指挥塔上升起白旗,以“重现”这个极具羞辱性的时刻

  形势所逼,海豹号的艇员们只好同意艇长的决定。他们迅速将艇上的所有和设备扔进海中,并且将用于自毁的深水炸弹设置妥当。一旦潜艇下沉到一定深度,这些深水炸弹的压力引信将会被触发,将整艘潜艇炸成碎片。与此同时,身处指挥塔的朗斯代尔少校则最大限度地为艇员们争取了毁灭设备的时间。他回忆说:“我亲自操纵着甲板上的刘易斯机枪攻击德军飞机,直到两挺机枪都因为卡壳而报销为止。在这之后,我命令信号员朝着德军飞机发出SOS求救信号,向德军飞机示意投降。”由于没有可用的白色信号旗,海豹号的艇员们只好在指挥塔上挂起了一条白色餐桌布,代表白旗投降信号。

  被德军反潜舰和水上飞机包围的海豹号,注意其潜望镜上挂着一抹“白影”——那正是那张由艇上白色餐桌布制成的“临时白旗”

  在海豹号的头顶上,6W+EN号机的观察员卡尔·施密特中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艘英国潜艇居然挂起了白旗,向两架德国水上飞机投降!狂喜之余,施密特中尉脑海中闪过了一连串的忧虑:“如果他们只是诈降怎么办?要是他们突然下潜怎么办?而我又该如何向上级证明一艘英国潜艇向我们投降?”无数念头之后,施密特中尉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让飞机载着这艘英国潜艇的艇长,带他到岸上亲自投降!

  施密特中尉命令波谢特下士的6W+IN号继续在海豹号上空盘旋警戒,而他所乘的6W+EN号则降落在海豹号的身旁。当水上飞机在海豹号身旁停稳后,施密特中尉一边将飞机的后座机枪指向海豹号的指挥塔,一边用蹩脚的英语向指挥塔的船员们喊道:“喂!让你们的艇长亲自游过来!我要带他去岸上受降!”听到这一席话,海豹号的船员们无不羞愧难当,对于“逢敌必战”的皇家海军来说,如此耻辱的投降简直前无古人!不过,朗斯代尔少校深知,严重受损的海豹号已经别无选择,只能乖乖服从德国人的命令。脱掉身上的大衣后,朗斯代尔少校一头扎进了冰冷的海水中,朝着不远处的德军水上飞机游去。

  朗斯代尔少校所搭乘的水上飞机,隶属第5中队的6W+EN号,该机在后续的战争中于西西里岛上空被隶属皇家空军第87中队的飓风战斗机击落,机组全员阵亡

  在晨光的照耀下,搭载朗斯代尔少校的6W+EN号飞回了位于奥尔堡的第5中队驻地——一架德军水上侦察机带着一位投降的英国潜艇艇长返回基地,这是整场战争中绝无仅有的一次记录!当施密特中尉向上级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事情的经过后,基地中的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为了擒获即将沉没的海豹号,德军火速指示在附近巡逻的所有反潜舰和武装拖船,前往海豹号的所在位置。与此同时,德军情报官从这位少校的身上搜出身份识别牌,他马上意识到今天正好是朗斯代尔的35岁生日,于是便礼貌性地对朗斯代尔问候了一句“生日快乐”。对于朗斯代尔来说,这注定是他人生中过得最不愉快的一次生日。

  尽管所有的海豹号艇员都断定潜艇必沉无疑,但来自德军反潜舰的德国水手们却成功地挽救了海豹号,并且将这艘跛脚的英国潜艇拖回了基尔港,安全驶入主航道。这时,正在接受审问的朗斯代尔少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他回忆说:“我无法忘记自己看到这艘船时所感到的懊恼。而令我感到更加后悔的事情也许是当我被遣送到战俘营的时候,我在基尔港的干船坞外看见它正在接受德国人的检修!”

  尽管海豹号的艇员们已经将艇上的设备摧毁殆尽,但是德国工程师们依然想方设法地将这艘潜艇修复至堪用状态。重获新生的海豹号被德军命名为“U-B”号,它很快便成为了纳粹宣传电影中的明星。在一部发行于1940年的纳粹宣传电影中,德军宣传部门大肆渲染了两架水上飞机“俘获”海豹号的“英勇事迹”。完成了自己的宣传使命后,海豹号迅速地被德国海军抛弃在基尔港的一角。德军拒绝使用海豹号的原因非常简单:没有对应柴油机的备件、鱼雷口径也与德国海军装备的鱼雷不同。与此同时,身为布雷潜艇的海豹号自身机动也非常拙劣,根本无法在盟军那铺天盖地般的航空反潜力量面前幸存下来。最终,海豹号在1945年被空袭基尔港的英军轰炸机击沉,彻底结束了羞辱的服役生涯。

  纳粹宣传机构拍摄的U-B号潜艇(前海豹号)“重新入役仪式”,在完成自己的宣传使命后,这艘被俘的英国潜艇迅速被德国海军抛弃,并且最终被英军自己的轰炸机击沉

  在战争结束后,朗斯代尔少校被英军推上了军事法庭接受审判。不过,幸存的海豹号艇员提供了一份集体证词,以证明朗斯代尔艇长是因为形势所逼才向德军水上飞机投降。最终,让皇家海军蒙受奇耻大辱的朗斯代尔少校被迫荣誉退休。他成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唯一一位向敌军交出自己舰艇的皇家海军指挥官。在被海军扫地出门后,朗斯代尔成为了一名小有名望的神父,并且多次远赴非洲的肯尼亚传教。

  被德军俘获的海豹号船员,他们在法庭上提供的集体证词让朗斯代尔逃过了“与绞刑架的约会”

  在1960年,朗斯代尔出版了一部关于海豹号的专辑,《海豹,我们不会感到恐惧——海豹号潜艇与朗斯代尔少校的故事》。在这本著作中,朗斯代尔详细地交代了他在那场战斗中所面临的困境,以及自己的困境中所作的决断。1999年5月13日,鲁伯特·朗斯代尔,这位在二战中让皇家海军蒙受奇耻大辱的潜艇艇长,在纽约逝世。战后,皇家海军一直没有用“海豹”这个词命名旗下服役的战舰,直至今日。

  皇家空军海豹号长程支援/救援艇,该艇曾与1991年短暂转移至英国皇家海军旗下,但是却被英国皇家海军迅速踢出序列,其原因很简单——带有如此羞辱性名字的舰艇不会再出现在女王陛下的海军序列之中!

本文链接:http://nawanatee.com/feijifanqian/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