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飞机布撒器 >

元朝之农业_百度文库

归档日期:07-11       文本归类:飞机布撒器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元朝之农业 元朝之农业 农业 元代农业的基本情况,是在北方及南北交界的两淮地区都有 所恢复,江南及边远少数民族地区则各在其原有基础上获得 不同程度的发展、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荒地的开垦 金 JL 之际,战祸频仍.政治黑暗,人日逃亡,田地荒芜。 两淮地区,残破尤甚金代的河南,向来被视为宽乡,千里长 淮,在长时期的宋、金与蒙占、南宋的对峙中,更是生灵茶 毒,荆棒蔽野。黄河以南,大贫 l 一以北,汉水之东的广大 地区, “在前南北边徽, 中间歇闲岁久, 膏肥有余, 虽有居民, 耕种甚是稀少”② 。在战乱的 、仁塘小稿》 卷 8 《 辽山县濡学记争 称秋涧先’} 人全丈集》 卷 91 《 事状母于种两淮地上事状》 年代甲,这吸的居民“每岁春秋避兵,辄土窖稻麦,老稚潜匿 丛薄中,J 男健妇,守舍相侦伺黄尘翁大,犹能在旁近结集 保护,卒然有相接,持挺策尽力以抗;其甚不幸者,则皆系 累长驱,衔车逐马.饺凡淮民之家,子不识其父,弟不知其 兄,因循苟活”① 。嘉熙年间(l 237 一 124 。年)南宋人 道出淮安,写诗记途中所见:“浮光逛迹过淮安,举目凄然不 忍观数亩地埋千白一家,一家人哭两二般发卿径艇筋尤软, 鸦啄骼骸血未于寄语满朝朱紫道, 铁人见此巳心酸”州据元初 的记载:“始经千辰(1232 年)之革,河南拱一!L ,城廓 墟厉,居民索寞。自关而东,千有余里,悉为屯戍之地,流 芜塞路,人烟杳绝,唯荷之之役者往来而已。”③ 在生命都 缺乏保障的情况下,生产必然停顿或中断 忽必烈建立儿朝,执行了一系列发展生产、禁止侵民伤稼、 J ’兴屯川等措施,很快使中原、华北地区的农业生产得到苏 复(见第 jl 章第四节) 〕 统一南宋以后,淮甸由顾脱战乱之 区成为安定的腹地,人民便有叮能对这一大片肥沃的旷地进 行利用。儿朝政府又们干种荒地也大力提倡早在中统二年 (1261 年)四月所发布的《 十路宣抚司条画》 里,便规 定“逃户复业者,将元抛事产,不以是何人种佃者,即便分付 本主户下,合着差税,一年全免,次年减半,然后依例验等 第科征”① 。这对中原、华北地区荒地的少「发,无疑起了 积极的促进作用至元十四年(1277 年), “据雄:西道宣慰 使昂吉儿奏:淮西庐州地面,为咱每军马多年征进,自姓每 撇下的空闲田地多有若自愿种田的人教种呵,嘿便当教种时 分,与 J ’限次,教他田地主人来者。主人每限次里不来,愿 种田的人甸教种者种了之后,主人每来道是俺的田地来 日双清容居十集》 卷 22 《 周彦祥存乐堂诗序》 、梅碌 U 诗话》 卜 卿仪知常先寸二月 lJ 集》 卷 4 《 洛阳朱葛村楼云观碑》 自 《 几典章卷} 叭户部五· 荒田· 荒闲} H 地给还招收逃户》 〔 磨道,休争。l 丁者更军每合请的粮食搬运呵,百姓生堂, 史费丁官粮教军梅做屯田呵,砖‘言有益,粮食也容易磨道。 为这般奏的 I 失, ! 。圣旨去也〔 圣旨到日,[ 1l 地的主人限 半年出来,经由官司,若委实是他田地,无争差呵,分付主 人,教依旧种者。若限次甲头下来呵,小拣什么人自愿种的 教种者、更军民根底,斟酌, J 牛具农器种子,教做屯旧者 种 r 的后头,主人出来道是俺的 l 日地来磨道,休争要者、 钦此”。这道命令的前半部分:无主荒[[ l .任民旱种, .叮 能立即得到实行;军屯则因伐日本之役暂告搁浅汽到至儿几 t 一年 t 一月,复囚汀淮行尚书省事燕公楠之清,“以庄淮间 自襄阳至于东海多荒川,命司农司立屯田法,募人开耕,免 其六;手租税并一切杂役”在经过试验的基础卜,忽必烈命昂 占儿以二万名军仁进行屯种,岁得米数十万解。为了限制富 豪任意浸,与荒地,至元二十二年又规定:“若有前来开耕人 户,先于荒闲地土内验本人实有人丁约量镖拨,每丁不过白 亩如是卞敷,于富豪冒占地土内依上镖拨。据升耕人户,二 三年外依例收税”三至元二} 八年七月, 复“募民耕汀南旷土, 户不过 jl _顷,‘自授之券,稗为永业, :年后征租”。当时, “两淮土旷民寡,兼并之家皆不输税”、大德四年(1300 年) 卜一月,政府又令 ’江北荒 111 许人耕种者,元拟第三二年 收税,今并展限一年,著为定例”。这些措施很快在两淮地区 收到了显著的效果。王祯说:“今闰家平定汀南,以江淮旧为 用兵之地,最加优恤,租税甚轻,至于沙川听民耕垦自便, 今为乐土”“今汉两淮颖上, 率多创开荒地”、 , 到处“烟火相望, 桑麻被野”。“囊以荒烟废碟之墟,化为乐郊乐国;向也流通 佣耕之民,今为恒产完美之室。”④ “民日 门钊 L 典章)卷 19 气户部了〔 · 荒[ll · 荒闲 lfI 王无主 的做屯田》 川切 L 典章、卷 19 气户部互· 荒田· 荒川井耕年收税》 ( : ;飞农俗》 卷 2 ;卷 11 印傲秋涧光’l 几尺全义集》 卷 54 《 淇州创建故江淮都转 运使周府君祠堂碑铭》 L }几集,从茶灌莽,尽化膏沃,价倍十百” L “生聚之繁, 田畴之辟, 商旅之奔凑, 镶镶乎视昔远矣”‘据亥元史》 记载: 至元二}- j , _年,人‘刁农击耕盯一地一于五自匕 f 顷,二 t 一八坏,垦地一干九自厂、 {L 臾有奇这里也约略地反映出 来元初在开垦荒田方面 l 污勺 JJ 父少少£ 排水造田与水利灌溉方面的成绩 了日南地区,’丁水争川和变山为田,以扩大耕地面积在两宋 时代已卓转成效,儿代则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有所发展根据工 油的记载,‘了水争田主要采取以下 jl :种方式: 【 围田]“筑上作围以绕田也盖江淮之间,地多数泽,或濒 水, 不时鼻没, 妨于耕种其有力之家, 度视地形, 筑土作堤, 环而下断,内容顷亩千百,皆为稼地后值诸将屯戍,因令兵 众分!_起卜,亦效此制,故官民异属复有灯田,谓叠为好 岸,打护外水,’。此相类虽有水旱,皆可救御凡一熟之余, 不惟本境足食,又.IJ 赡及邻郡,实近占之卜法,将来之永 利,富国富民,无越于此” 【 柜田 1 “筑土护田. 似围而小, 四面俱置澄穴, 如柜形制, 顺胃川段,便于耕蔺若遇水荒,田制既小,坚筑高峻,外水 难人,内水则车之易涸浅发处宜种黄谬稻(自种至收,不过 五}· 11 则熟.以避水溢之患) ,如水过,泽草自生,掺稗 可收高涸处亦钧{陆种诸物,皆可济饥此救水荒之上法。” 柜田在规模上虽小于闹 111 .亦有“大至连顺或百亩”者) [架田 l “架优筏也,亦名封田… … 江东有蔚田,又淮东二 J ’一皆有之… … 若深水兹泽… … 以木缚为田丘,浮系水 面,以薪泥附本架!而种艺之其木架田丘,随水高卜浮泛, 自不滨浸。” 儿之类卷 17 · 扩术鲁拼傲知许州刘侯民爱铭》 佩卜斋类稿》 卷 1 屯含山县题名记》 【 涂田]‘书云:‘淮海维扬州,厥士准涂泥。’大抵水种皆须 涂泥,然濒海之地,复有此等田法,其潮水所泛沙泥,积于 岛屿,或协溺盘曲,其顷亩多少不等 l 几有咸草丛生,候有 潮来,渐惹涂泥初种水稗,斥卤既尽,可为稼[fJ 所谓泻斥 卤兮生稻粱李片边海岸筑壁.或树立机撅,以抵潮泛田边开 沟,以注雨潦;‘祥则灌溉,谓之甜水沟一其稼收比常 lJI 利 可十倍,民多以为永业义中 1 几大下可之侧,及淮湾水汇之 地,与所在破泽之曲,凡满护 J :洞行_,雍积泥滓,水退 皆成淤滩,亦可种艺二秋后泥干地裂,布撒麦刊,赞于此所 谓淤田之效也。 夫涂田、 淤田, 各因潮涨而成, 以地法观之, 虽若不同,其收获之利,则无异也” 【 沙田】 “南方江淮间沙淤之[fl 也或滨大江,或峙中洲, 四困芦节骄密以护堤岸具地节蓄润泽,口丁保丰熟。普为滕 埂,可种稻休间为聚落,可艺桑麻或中贯潮沟,旱则频溉; 或傍绕大港,涝则泄水,所以无水旱之忧,故胜他田也。旧 所谓坍江之旧, }发复下常,故亩无常数,税尤定额,正谓 此也。” 至于在庄陵卜孔 l ]坡地带,则因其地势,广泛地开垦梯田 梯[ fJ , “谓梯山为田也夫山多地少之处,除磊田及峭壁例同 不毛,其余所在土山,厂自横麓,卜至危巅,一体之间,裁 作重瞪, 即可种艺自 11 上石相半, 则必叠石相次包土成田。 又有山势峻极,不可展足,播殖之际,人则讴楼,蚁矛{扣 布上,褥土而种,摄坎而耘此山田爪等,厂习下登陆,俱若 梯瞪,故总曰梯田。上有水源,则可种粳林;如止陆种,亦 宜粟麦盖田尽而地,地尽而山,山乡细民,必求垦佃,犹胜 不稼其人力所致,雨露所养,不无少获”根据当时的记载,江 南地区,浸占湖荡河滩作为耕地的现象十分普遍镇江的练湖, “元有江南之后,豪势之家于湖中筑堤,围 H ]耕种,佼占 既广一,不足受水,遂致泛滥世祖末年,参政暗都* lJ 奏请 依宋例,委人提调疏治,其侵占者验亩加赋”。 ,吴松江口潮 汐往来.泥沙淤积,“势豪租占为荡为田,州县不得其人,辄 行 许准,以致湮塞小通”卫〕 松江豪富曹梦炎,侵占淀山湖之 淤地为湖川,共九十二围沙鸟占孙泽在雷州,“教民浚故湖, 筑大堤,喝:溪漪之,为详一门七,堤揭六,以制其赢耗; 鲡为渠二十有四,以达其注输渠皆支别为闸,设守视者,时 其启闭,计得良田数千顷濒海)’泪,井为膏上’”黄河两岸的 退滩地也多占为投卜的水稻川这此都表明:经过多种方式的 开垦,耕地面积在元代有!听扩人 水利的兴修对保证农业生产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元朝政府对 于兴修水利十分重视、在至元七年(1270 年) ,中央成立了 司农司, 、了改大司农司,专掌农桑水利;仍分布劝农官及 知水利者,巡行郡邑在中欠专设都水监,外设各处河渠司, 以兴举水利,修理河提为务在所颁布的《农桑之制》 十四 条中,就规定:“凡河渠之利,委本处正官一员,以时溶治或 民力不足者,提举河渠‘言相其轻重.官为导之。 、地高水不 能上者,命造水车;贫不能造者.官具材木给之。侯秋成之 后,验使水之家,律均输其值[ IJ 无水者衡井,井深不能得 水者,听种区田。其有水田者,不必区种”政府曾进行一系列 大规模的水利建设:导浑河、疏滦水,而武清、平滦无垫溺 之虞; 浚冶河, 障淖沱, 而真定免决啮之患; 疏陕西之几白, 以溉关中之田;泄江湖之淫潦,立捍海之横塘,而浙右之民 得免于水患地方官吏之在水利建设上卓具成效者;如张文谦 在中兴,浚唐来、汉延二渠,概田十数万顷,人蒙其利〔廉 希宪镇江陵, ‘城阅之外,漓水弥望。公日:此宋扦敌下策, 当之江流遂得陆地数白万亩,招谕富民随力耕种,约以三年 后减 }生收租,贫民趋之曾未期年,己成沃壤”③ 。怀孟 广济渠提举 卜、\儿史卷 65 《 河渠志》 卷 130 《 彻里传》 ’、 、\ 农川余话飞 引川七朝名价事略》 卷 7 《 平章廉文正 1 》 仁允中、大使杨端仁凿沁河渠成,溉田四白六十余所。郑鼎 为平阳总管,导汾水,溉民田千余顷郭守敬在滋州,引溢、 漳水合人澄河.溉 fIl 一干余顷朵儿只督南军子弟在中兴, 塞黄 inJ 九日,开其流,凡扭载,赋额增倍、类似的材料, 不胜枚举兹引李剑农礼宋儿明经济史稿》一书中所列山唐至 明列朝所从事之水利事、l 卜统计表,以供参考。表中儿代 所经营的水利事业总计 264 处, 这当然只是一个近似值即使 从这一近似的数字里,我们也可以看出: (门考虑到元代维 持的时间较短,如果按年代来平均,儿代的数‘i ‘约略与两宋 相近;( 2 )南方的数目远高于北方,说明 r 南方农业生产 远 LL 北方发达。 唐代瓦代{两宋{金代儿代」明代 48 24 97 228 19 5 234 30 480 287 212 302 143 51110 2 ( )二乃 20 4 , } ! , J4 又 lr 、 ,1 ,尹了仁伪乙了们 ZJ 呼 l 』 气 1 1 05 0 42 l 今与月冲! 11 1 1 42 4 巧眯比料沁为 4 71 省份陕口叮护‘,丁 l 钉 1 { { !夕耳呀,叮_}匕 11 . ,自 四川于 L 苏交徽浙 71 _ 护 J _西福建] ’寿、湖_化湖南 z 南 边境少数民族地区的开发 通过政府的屯田、移民以及经济文化和人才的广泛交流,汉 啄表有清代以无助 J 飞比较,今删 族光进的农作技术被介绍到边境诸少数民族地区,加速了边 境地区的开发.对诸少数民族社会经济的发展带来一 r 积极 的影响 C 政府多次签发军民,在漠一化进行屯种,官府颁 给农具、 粮食、 渔具、 六裘, 以资生业至儿九年 (1272 年) , 救拔都军于克鲁伦河之地斤渠耕川,又遣南人白名,给牛具 以往, 加强在吉尔吉斯的屯川. _作至兀二十年 (1283 年) , 令西京宣慰司送牛一千,赴和林屯川;并和林屯田入五条河 至元三十年命戊和林汉军四 fFl ,留自人,余令耕电杭海元 贞元年(1295 年)于六卫汉军内拨一手人赴称海屯田。至 元七年,任刘好礼为吉利吉思、撼合纳、谦州、益狡州等处 断事’言,即以此州修建仓凛,置传舍,以为治所只民下解陶 冶,皆以祀柳为杯皿,elJ 木为槽以济水,不解铸作农器好 礼闻诸朝,乃遣工匠教为陶冶舟揖,土人便之。姚天福任山 一化道按察使, 以“其民鲜知稼墙, 天福教以树艺, 皆致蕃富” 哈中 U 哈孙行省和林,择军中晓耕稼者杂教诸部落。称海 屯田废弛,重为经理,岁得术几十余万解故和林地区,“生植 殷富坍内地”赛典赤、张立道在云南,教民播种,为破池以备 水旱。昆明池水夏潦暴至,往往浸淹城市张在道求泉源所自 出,役丁大几下人下台之,泄其水,得琅地万余顷,皆为良 田。婴焚之人虽知蚕桑,而未得其法,仅道始教之饲养,收 利丰倍于旧在新疆的别大八吸,也在至儿二 1 一三年遣侍 n 新附兵千人进行屯田,置儿帅府领之在石南行省境内军民屯 l 用十十二处,湖广的海北、海南道和)’一西两们道等少数 民族地区亦置立屯田。当然,从垦拼向积 LJ 曾、的收获量 血言,‘亡井未达到经济上有决定作用的程度,但就少数民族 地区的开发而言,则标志着飞跃的进步,意义是巨大的 工具、耕作技术和作物品种的交流与推广 个国规模的大统一,使南北及,扣原、少数民族之间,在土 具、耕作技术与农作物品种等方面的相互交流与传布,提供 了便利 4 卜 6 的条件 在!具方一面:其新创而见之于上祯《 农书》 者如拌粪下 种之褛车,“于楼’1 一后别置筛过细粪,或拌蚕沙,横时随 种而下,覆于种卜,龙巧便也、”.又有褛锄,与“耕车制颇 同,独无褛斗,但用掩锄,铁柄中穿褛之横枕,下仰锄刀, 形如杏叶,撮苗后,用一驴,带笼咀挽之初用一人牵,惯熟 不用人,止一人轻扶,人土二三寸,其深痛过锄力三倍、 〕 所办之田, 「J 不窗二十亩”② 王挥《 锄褛》 诗:“双竿驾 特牛,独脚云耳并纷纷转土落,一划蕃草净二是名为锄楼, 初不见田令行观数亩禾,草去苗竟盛。”褛锄之制,旱见于可 能是金朝人所著之《种漪直说》 ③ 。谓其初出自海濡然卜 阵则叹其“初不见田令”, 故亦同于新创。 又有辗, 其制甚古, “近有法制辗槽 (法制用沙石芹泥与糯粥同胶和之, 以为圆槽, 候渔下以木捶缓筑令实,直至十透可用) ,轩米特易,可加 前数,此又辗之巧便者。”④ 油榨,“今燕赵间创法有以铁为 炕面, 就接蒸釜翼项, 乃倾芝麻于上, 执枚匀搅, 待熟人磨, 下之即烂,比镬炒及眷碾省力数倍。”③ 高转筒车,“近创捷 法,已经较试〔 ”‘义有牛转翻车、水转翻车,疑皆王祯所新 创者。 应该着重指出: 在白然经济占统治地位的农业社会里, 发明与创新并不一定能付之于实际生产的应用,而交流则本 身便意味着先进技术的推]’一,对于接受的后进一方而言, 也就是一种创新。元朝的大统一局面为经济文化的交流提供 了良好的条件。因此,交流给当时农业生产听带来的巨大利 益,比起工具的创新来,恐怕更要大得多比如:_五祯所记 之纲稚,一纲可春米二石,既省人搅, 日农 t 外卷 12 :农中分卷 13 (了,声汉校注《 农桑辑要校注》 ,第 62 贞注 8 !刃 农}钟卷 J6 川、 、农朽》 险 18 米自匀细,功效常礁累倍此器始于浙人,故又名浙礁。“今多 于津要商旅转集处听,可作连屋置自余具者,以供往来稻船 货束粳糯,及所在卜农之家,用米既多,龙宜置之。”其《纲 礁》 诗有句百:“近随文轨通南北,不独铿钧在楚邦。”这就 是工具交流有利 f 社会弓产的很好例证 农户.钻品种的交流也是尤代农业生产发展的重要标志。其 中特别引人注目的是棉花的种植与推广。早在南朝时代,史 籍中已载南海林邑和新疆的高昌都种植棉花,称之曰吉贝; 其所织成的布卜叮 l 叠子《 异物志》 云:“木棉之为布,日 班布。 系缚多巧者日城, 次粗者曰文褥, 又次粗者名日乌磷。 ” 种织者皆蛮夷少数民族“比之桑蚕, 尤采养之劳, 有必收之效。 坍之泉竺,免绩缉之!_ ,得御寒之益。可谓不麻而布,不 茧而絮。”① 传说它是种羊于地所生金元之际,棉花自北道 传人者已进及关陇。 《 农桑辑要》 说:近岁以来,“木棉种 于陕右”② 。南道则在南宋末进入 J ‘厅; 、福建沿海地区。 谢仿得诗:“嘉树种木棉,天何厚八闽。”“所以木棉利,不界 江东人”③ 足见棉花之种植当时尚不及大江下游地区南北混 一之后,在短短的三四十年间,“诸种艺制作之法,蜡骚一} 匕来,江淮川蜀,既获其利”《 农桑辑要》 中,新列专节, 详细地介绍了栽种木棉的方法:“择两和不下湿肥地,于正月 地气透时,深耕二遍,摆盖调熟,然后作成畦吵。每畦长八 步,阔一步,内半步作畦面,半步作畔背深剧二遍,用耙褛 平, 起出覆土, 丁畦背仁堆积至谷雨前后, 拣好天气日下种。 先一日, 将已成畦畔连浇是水。 用水淘过了粒, 堆于湿地仁, 瓦盆覆一夜。次日取出川小灰搓得伶俐;看稀稠撒于浇过畦 内。将元起出 ① 《 农书》 卷 21 《 术棉序转引诸番杂志》勿《 农桑辑 要势卷 2 味论兰麻木棉》 叨《 袭山集卷以谢刘纯父惠布》 覆上,覆厚一指,再勿浇待六七日苗出齐时,旱则浇溉锄治 常要洁净‘概则移栽, 稀则不须, 每步只留两苗, 稠则不结实。 苗长高二尺之匕打去冲天心,旁条长尺半,亦打去心。叶叶 不空,开花结实,直到棉欲落时为熟旋熟旋摘,随即摊于箔 上,日曝夜露.待子粒干,取下。用铁杖一条,长二尺,粗 如指, 两端渐细, 如拼川杖样。 用梨木板, 长三尺, 阔五寸, 厚二寸,做成床子)逐旋取棉子置于板卜,用铁杖旋旋排出 子粒,即为净棉 c ”很明银,这套细致而科学的种植与加上土 艺,都是通过在新疆的畏醉儿及中亚的色目人介绍过来的至 元二十六年四月,在桑哥主持下,置浙东、名 L 东、江西、 湖厂一、福建木棉提举司,责民岁输木棉}一行匹直至至元 二十八年五月,桑哥既败,始罢江南六提举司岁输木棉然据 大德三年(1299 年)的公犊所载,户部所属之万亿赋源库 每年收受各处行省木棉布匹不下五十余万匹。① 这此木棉 布大概是根据元贞二年(12 %年)江南夏税可以木棉布绢 丝绵等物输纳的规定缴收来的。J 侦在记木棉卷筵时说:“淮 民用葛黍稍攀,取其长而滑,今他处多用无节竹条代之。” 马祖常成淮南田歌》 有云: “江东木绵树, 移向淮南去。 ”② 这 都是棉花种植已传至淮甸的证据。 此外,在《 农桑辑要》 一书中,列名为“新添”的物种,还 有芒麻、西瓜、萝萄、菠祛、离首、同篙、人觉、若莲、橙、 橘、碴、漆、神、椿、有、蒲、桅子、甘蔗、慧芭、藤花、 薄荷等的种植方法与养蜂的伎术它反映了在元代,上述作物 在交流的基础上得到推广,大概是不成问题的、 元代的主要粮食作物,在南方主要是稻、麦。每年稻麦二收 已相当普遍“高田早熟,八月燥耕而漠之,以种二麦。其法起 自切。 典章》 卷 5 以 l 部卷· 造作· 关防起纳匹帛》 口气‘毛 了,川集》 卷 5 拨为嶙,两嶙之间,自成一吠一段耕毕,以锄横截其磷,泄 利其水,谓之腰沟几麦既收,然后平沟欧,蓄水深耕俗谓之 再熟田也”‘水稻大致可分为三大类:早熟而紧细者日釉;晚 熟而香润者曰粳; 旱晚适中、 水 [ I } 盯私者曰糯。 ②《 至 顺镇江志· 土产》 详列稻的品{种:大稻之种十有六,小稻 之种六, 糯之种九, 总 iJ 一 {人、 小稻即釉、 梗, 糯即楔. 又 作林。 故云: “江南稻种甚多, 个可枚举”梗性疏而可以炊饭, 林性勃而可以酿酒,然非水则不。叮种闽中又有一种耐旱的 占城稻种,相传是北宋时从占城引种 rflj 来, .商仰处皆‘戊 种之,谓之旱占。③ 据王祯的估计,精耕之地,“其谷亩得 十石,’平得八米”, 。这当然只是指个别的高产田而言,一般 则随土地、水源之不同,耕作之精粗不一,从岁收· 石左右 至七八石不等在河南与大都近郊之地,亦多种水稻,种植方 法也不相同“北方稻田,不解插秧,惟务撒种。”③ 北方的住 要粮食作物是麦、粟麦有大小麦之分,“北方所种极广一大麦 可作粥饭,甚为出息;小麦磨面,可作饼饵,饱而有力若用 厨「造之,尤为珍味,充食所用甚多”:北方种麦多使用楼车 褛车以牛牵引,有二脚、下脚,关以西有四脚,还有粪褛, 随种子撒粪又有漫种之法,随手撒种,多用于广种薄收之地 “南方惟用撮种,故所种不多。”⑥ 北方麦收在初夏,再种秋 收作物,也可以达到一年两熟蒙宜于中原土地平旷之区,“早 则有高居黄、白日粮之类;晚则有鸥脚谷、雁头青之类,其 余名字 日、成农书;卷 2 《 垦拼篇第四》 口依农书乡卷 2 《 播 种篇第六》 伪《 农}弓》 卷 7 《 旱稻》 自、 《 农朽姿 卷 3 《 锄治篇第 L } 小双农牛外卷 14 《 辊轴》 州从农 朽努卷 7 《 人小麦卜 小可遍数”’黍有牛黍、稻尾黍、马革大黑黍等异名,“北地远 处,附黍‘,川听谓与万髻 l ( lJ -种,’与署而收其茎穗低小 (土人谓之林广), :以丈酿酒,又可作掇粥,郭滑而甘”② 北方山后诸郡则多种荞麦此外又有桦、粱林、青棵等品种- 一般北方的亩产低于南方的水川作物余 l 谰记山西‘地土厚 而气深,田凡一岁悦艺而热.少施以粪,力卜勿可以不竭、 引汾水而溉,岁可以无旱,其池之{者,} i 臼丁以食一人”, 我们还不了解所谓“三艺三熟”的转体} 勺齐, 仆 l 在北力一, 类似汾河河谷的沃肥而能充分灌溉的地区毕竟是小太多的 经济竹物在北方主要是蚕桑、 书麻、 胡麻、 麻子、 红花之类) 补 JJ 一化、山东、补 lJJ 有、关中、晋南等]’一大地区, 多浇蚕桑之利〕 “山东农家囚之致富者,皆自分蚕、”,墙下 道旁也多植桑树。富家植桑多至万株“桑种甚多,不叮偏举, 世所名者,荆与鲁也荆桑多柑,台桑少棋叶薄而尖,其边有 瓣者,荆桑也,凡枝于条叶坚劲者,铃利之类也{1 十圆厚 而多津者、 鲁桑也, 凡枝干条叶丰腆者, 片角之类也荆之类, 根固而心实, 能久远, 宜为树: 鲁之类, 银小活 1 , 心小实, 不能久远,‘商为地桑然荆之条叶不如鲁叶之嫉茂”“荆桑所饲 蚕,其丝坚韧”“鲁桑之类,宜饲小蚕。”南方门_南、川蜀地 区, 蚕桑事业亦有了很大发展, 有夏蚕、 秋蚕在养蚕技术卜, 已发展成一套各地方各有所长的方式方法,太湖地区很‘. 1 -便已有后来居上之势早在南宋时期太湖附近就有专恃蚕 } 、农!钟卷 7 仗滚势 、农!亏六卷 7 气季岛 、产,阳夕。声}义集》 卷 3 《 梯二 J 卜记乡;咤农书 矛卷 4 岌蓄积篇》 亦载:‘尝} 、小 IJ 西汾各之俗居常积谷 俭以足用,虽间有饥歉之岁,庶免夫流离之患也”足见 IJ 七 为”i { J 寸 7 ;罕足之区 日秋洞光’}大全文集争卷 62 《 劝农文 桑为, }一业的人,“以一月之劳贤于终岁勤动且无干早水溢 之苦” ’茶也是南方山地有名的经济作物 儿朝政府也重视植树在《 农桑之制》 卜四条里,就规定: “种植之制,每 J 岁种桑枣二十株,土性不宜者,听种愉柳 等,其数亦如之种杂果者,每丁}株,皆以生成为数,愿多 种者听。具无地及有疾者不与,所在‘言司申报不实者罪之。 仍令各社布种 F + l 精,以防饥年。近水之家,又许凿池养 鱼并鹅鸭之数,及种漪莲藕、鸡头、菱角、蒲苇等,以助衣 食”释道的两旁,遍植大树。 )果树的嫁接术也臻成熟至元二 l 一二年 (1286 年) , 全国共植桑枣杂果诸树 23 的 4672 株, _一十八年植树 2252 刀 oo 株植树的数字是芍核亲民官的 标准之一、 〕 }一祯《 农 1 亏》 中还记载:“其北方村落之间,多结为 锄社。以十家为率,先锄一家之田,本家供其饮食,其余次 之。旬日之间,各家田皆锄治,自相率领,乐事趋功,无有 偷惰。间有病患之家,共力助之,故苗无荒秽,岁皆丰熟。 秋成之后,豚蹄孟酒,递相搞劳,名为锄社二(”匕这种农家 自发的互助合作,在我国历史上很早就有其传统二北宋 l 禹 傅所记上雏山区人民经营舍田,就已采用类似的组织元朝还 有一种形式则是“数家为朋,土力相助”都可以解决季节性劳 动力不足的矛盾,有利于不失农时地进行农作物生产 二、畜牧业 畜牧在内地大多只是一种副业,而对于漠北及西北、西南的 卜陈功:吸农书》 卫:农}外卷 3 伙锄治篇第七》 ; 」农}引卷 13 暇铁搭》 草原民则是性_活的主要来源 ,匕朝畜牧业的发展集中地表现在牧地的扩大,牧养设备的 改进等方面学原水源的开辟与利用是扩大并改良牧场的决 定条件窝阔台的一大惠政便是因“川勒地面先因无水, 止有野 兽,无人住”,他在“无水处教穿井”,为人畜提供了饮水元廷 亦曾多次发军前社漠北凿片至元二十五年(1288 年), “发 兵千 jl 丫!人诣汉(漠)北浚井”英宗即位(1320 年), “调 左右栩军赴北边浚片”蒙占人!Ll 尤储存牧草以备牲畜越冬 的习惯, 伯颜统军淡北, “令军中采蔑怯叶儿及信敦之根贮之, 人四解,草粒称是盛冬雨雪,人马赖以不饥”( L · 有些地区 开始为牲畜搭盖圈棚。政府的周济和资助也为牧民抵抗自然 灾害,发展生产提高 r 能力 儿廷对于马政十分重视,在中央设太仆寺,隶中书省,在东 越耽罗,北逾火里秃麻,西至甘肃,南暨云南等地,官设牧 场十四处, 专门词养马匹, 其数殆不可数计“马之群, 或千百, 或三五{ ,左股烙以启‘印,号大印子马。”“牧人曰哈赤、哈 刺赤,有千户、自户,父子相承任事自夏及冬,随地之宜, 行逐水草,十月各至本地龙廷岁以九月、十月遣寺宫驰释阅 视,较其多寡,有所产驹,即烙印取勘,收除见在数目,造 蒙古、回回、汉字文册以闻。”马匹女「l 有病死,“三则令牧 人偿大扎马一,二则偿二岁马一,一则偿扎羊一其尤马者以 羊、驼、牛折纳”。这些官马及牛羊等,除充赐二子外,主要 用作皇帝及诸王百官马乳之供,山陵、太庙祀事及诸帝影堂 取乳酪之用、皇帝驾仗及宫人出人乘骑之需。如遇军、站、 赐子等不时之需则和买于民间。初期每课银一锭,通滚买马 五_匹,迟慢、隐漏者有罚。其后给价愈低,成宗时,十岁 以下、四岁之卜堪中肥壮骗马、曳刺马、小马,每匹价钱, 通滚不过文儿史》卷 127 召白颜传》 中统钞了._锭政府禁止以马匹拽车、拽碾及耕地。忽必烈 后期起, 政府甚至强行拘刷内地的马匹, 多次超出十万之数。 故“民间皆畏惮,不敢养马,延以岁月,民马已稀”, 。这种苛 暴之征,对北力地卜的农业与运输尤疑都带来恶劣的影响。 由于在两都及其近郊存养大批供取乳及乘骑的马驼(大都饲 马 94 仪刃匹,外路 119 以刃匹) ,人民不但必须提供马草 料,而且被禁止秋后翻地,以便于牧放丁因此,京郊多马反 而成为一种灾难性的负担。 对民间的牧畜, 政府规定马、 牛、 羊、驼每三十头以上、百头以卜,皆抽取一头,作为公赋。 于肖北口等十五处设抽分点,每年初冬由宣徽院派员前往, 验数抽取。草原诸部对于皇帝又有尚食羊之供如弘吉刺部, 世祖时岁输羊二千, 成宗时增为三千卢世荣当政时, 曾建议: “国家以兵得天下,不藉粮馈,惟资羊马宜于 L 都、隆兴等 路,以官钱买币帛易羊马于北方,选蒙占人牧之,收其皮毛 筋角酥酪等物, 十分为率, 官取其八, 二与牧者马以备军兴, 羊以充赐子。”这种办法当时是否施行,史阀有间,仁之这种 苏鲁克制度在后来蒙古人中是广泛采用的。

本文链接:http://nawanatee.com/feijibusaqi/184.html